联系电话:400-117-070
新闻中心
集团组成

当前位置:kok官方下载 > 集团组成

【日相改选】菅义伟将上位?一次看懂安倍接班人的三大人选

作者:张国荣 来源:kok官方下载 发布时间:2021-09-18 18:08

日本首相安倍晋三(Abe Shinzo)在8月28日宣布因为“溃疡性大肠炎”复发,决定辞去首相职务,各界都在关注谁会是安倍的接班人?而剩下一年的首相任期,也将牵动2021年日相布局与政坛生态。

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总裁(党魁)改选将于9月14日进行投票,并希望16日举行国会临时会,可诞生新一任首相。

根据日本首相指名选举守则,首相并非全民直选,而是由政党提名,派出代表(通常为各党党魁)参加选举,再由国会议员投票选举产生的议会民主制。因此当选首相的,一般也是国会多数党党魁。

自民党党内高层认为,首相突然辞职,属于党章中的紧急情况,决定采取“简易党魁”选举方式,不实施党员投票,而是采计国会议员票394票,加47都道府县各3票,总计535票的方式,选出党魁。

注:通常自民党总裁选举由国会议员与各地党员的投票决定,包括现任“国会议员票”的394票,“党员票”(地方票)的394票,合计共788票;进行12天以上的选举期后,召开党大会投票。

其中,国会议员票占总票数的七成五,也表示党内的不同派阀,包含细田派、麻生派、竹下派、二阶派、岸田派、石破派、石源派,以及无派阀,将大幅影响此次的总裁选举结果。

目前,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(党主席)选举的三位候选人,分别是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、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,以及政调会长岸田文雄,接续也将深入介绍各个候选人的优势及政策。  

候选人一〉呼声最高!延续安倍路线的令和大叔“菅义伟”

现年71岁的菅义伟,去年负责公布日皇德仁的年号“令和”,被昵称为“令和大叔”,不仅在国内有著高知名度,也是史上任期最长的官房长官。内阁官房长官是日本政府发言人,有“首相贤内助”的外号,类似我国总统府或行政院发言人,但实权更大。

由于目前采取“简易党魁”选举方式,将更有利无派阀的菅义伟的选情,已获得最大派阀细田派、第二大派阀麻生派,以及其他派阀如麻生派、二阶派,与许多无派阀的年轻后辈等支持,合计已囊括过半数(约230名)国会议员票。而他日前也积极拜会不同派阀的会长,表明有意参选,寻求各派阀的支持。

身为安倍内阁重要成员的菅义伟,无疑会延续“安倍经济学”路线,也意味著经济、财政和改革等相关政策将继续实施,并表示调降行动电信费率、促进观光业等,协助日本经济重新站稳脚步。菅义伟在党内和市场是都被看好的总裁人选,然而延续安倍政策,却也被外界批评缺乏新意。

图/左为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,右为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。取自

候选人二〉民调最高!四度参选总裁的“石破茂”

现年63岁的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,曾任农林水产大臣、防卫大臣、内阁特命大臣等职务,不仅是党内少数的“安倍批评者”,也是民调支持度最高的首相人选。这也是石破茂第四次投入自民党总裁选举。

在日本共同社的最新民调中,石破茂以34.3%的支持度居冠,菅义伟则以14.3%的支持度居次,然而拥有高民调的石破茂,却因为选举守则,可能再次错失首相大位。

石破茂在地方党员的支持者众,这也是他在2012年党内总裁选举,可以拿到地方党员票逾半数的优势。然而,在国会议员中所属石破派仅19人,甚至还不到自民党规定参选总裁要有20名议员推荐的门槛;再加上,他在党内被视作是安倍晋三的长期对手,炮打中央,能争取到的其他派阀国会议员票数有限。 

图/现年63岁的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。取自

他必然对于“安倍经济学”有所批评,并尝试改革当前经济现况,希望将原先太顾及商界利益,转向照顾地方再生,与每位国民所得。他也主张从日本雇用率与地方经济做起,试图控制日本央行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,限制或结束央行的上市交易基金购买计划。

人选三〉人和最差!安倍一路重点栽培的“岸田文雄”

现年63岁的党内政调会长岸田文雄,曾担任外务大臣近五年的时间,不仅深受安倍信任外,也是安倍上任以来,最著力栽培的接班人,却迟迟在下任首相民调中不见起色。

然而,原先外界猜测此次选举会是“石破对决岸田”,但杀出“令和大叔”菅义伟,不仅获得党内多数派阀的支持,再加上选举制度有利于菅义伟,使得岸田原先低迷的选情,雪上加霜。有日本媒体更形容,岸田像是被菅义伟夺走选票。

图/现年63岁的党内政调会长岸田文雄。取自

至于政策走向,岸田对于下调消费税,以减缓疫情冲击经济的看法,持保留态度。过去为了控制庞大债务,安倍任内两度调涨消费税,更在去年10月将消费税从8%,调升为10%,使经济落入衰退,也使日本债务高达经济规模的两倍,是大型雪铁龙经济体之最。

岸田曾表示消费税的税收,是日本社会保障的财源,预估疫情会继续拖长,日本必须继续采取财政与货币措施来支撑经济。

然而,不论是哪位候选人胜出,都将面临严峻的考验,包含受到疫情冲击的经济问题,以及长期面临低经济成长率、低利率、低出生率、高失业率,通货紧缩,以及人口老化程度高等诸多难题。